无可言说 - ΡΟ-1⑧,C0M 78.要么放我走,要么看着我 我的男友有性瘾(H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“关我什么事?”周瑾轩轻嗤一声,“我不过是告诉你,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小茶摇摇头,开口打断他的话,眼里是凄楚的绝望,“就是你做的,是你害了孙强哥哥,他本来很有前途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起大一下学期,孙强接近三个月没有和自己联系,她给他打电话,那边很久才接起,声音疲惫不堪,没有说几句,他就说自己有事先挂了。

    暑假那年回家,他没有像往年一样回竹溪镇,听在Z大读书的高中同学谈起,才知道孙强哥哥好像和一个女生发生关系,女孩怀孕了要和他结婚,他坚决不同意,女孩跑系上去大吵大闹,学校给了他一个严重警告处分。

    毕业时他签约到离Z市和老家都很远的一家县级医院,第二年春节小茶回家见过他,人明显瘦了不少,他微笑着想和以前一样摸摸她的头发,手到半空又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茶茶,你会看不起哥哥吗?”显然他知道女孩听过他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会啊。”小茶心里有点难过,孙强哥哥很优秀,明明可以签约到大城市的,最后却去了那么个偏远的小地方,应该是想躲避那些流言蜚语吧。

    孙强定定望着她,想说什么,最后却轻轻叹了口气,嘴角勉强扯出个笑,“茶茶,以后哥哥不在你身边,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是去年吧,孙强哥哥谈了个对象准备结婚,不知怎么喝醉了跑来找她,告诉她他一直喜欢她,那个说自己怀孕的女孩子是他实习时认识的病人家属,说了好几次请他吃饭感谢,他推脱不掉,没有想到她竟然给自己下药……

    男人抱着她,像个孩子一样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**楍伩后續芷洅ЯΟUЯΟひωц。Iń鯁新

    周瑾轩伸出手想把女孩搂在怀里,小茶把身子往后退了两步,痛苦地看着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跟他讲过孙强哥哥这件事,他怎么会知道这么清楚?除了一个可能——整件事根本就是他策划的。

    出轨秦晴、陷害孙强让她心里对周瑾轩说不出的失望与伤痛,这是她爱着的那个男人吗?

    小茶眼泪簌簌流了下来,“是我错了,第一次见你,我就应该知道你是什么人,只怪我自己傻,非要喜欢你,害了孙强哥哥,对不起孙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她垂下头,茫然望着滴落在脚下迅速退下的泪花,低低说道:“周瑾轩,我们分手,你真让我恶心。”

    仿佛被抽走了所有力气,女孩软软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男人一把抱住她,被她苍白的脸色吓得不轻,恐惧如电流般袭过全身,心里说不出的懊恼与内疚,慌忙道:“宝贝儿,是我错了,我跟你道歉,你打我骂我都可以,别吓我。”

    他想马上带她去医院,却发现自己全身都在发抖,根本迈不开步,勉强把女孩抱到床上,给医生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小茶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,她挣扎了下想坐起来,男人比她动作更快,半抱着她起身,一夜未眠的脸满是欣喜,轻声说道:“宝贝儿,你醒了?”

    “你放手,我不想看见你。”她平静说道。

    周瑾轩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,继续问:“饿不饿我点了粥,现在温度刚好,我喂你吃。”

    是她最喜欢的海鲜粥,餐盒的LOGO也是他们常去的那家,小茶却觉得胃里一阵翻腾,捂着嘴冲进洗手间,蹲着马桶开始吐,她本来从昨晚就没有吃东西,最后连胆汁也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虚脱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,只能由着周瑾轻抚着她的背,把她抱回床上,闭着眼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,听到男人在叫她的名字,朦朦胧胧睁开眼,望了他一眼,那种反胃的感觉再次涌起,小茶强撑着坐起来跌跌撞撞往洗手间走去。

    再一次搜肠刮肚地呕吐,周瑾轩眼里神色复杂难明,试探问道:“宝贝儿?你是不是怀孕了?”

    在日内瓦那几天他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,直接射在了她身体里,算算日子男人心里窃喜起来,又不敢表露得太明显,怕刺激到她。

    “怀孕?”眼泪从女孩眼角一滴滴地滑落,睫毛耷拉下来,喃喃吐出几个字,“周瑾轩,我只是看见你恶心。”

    家庭医生很快再次赶来,检查后排除怀孕的可能,给她挂上点滴补充营养和水分。

    “我女朋友到底怎么了?”周瑾轩问。

    陈医生和周家很熟,叹了口气,“她受了不小刺激,呕吐应该是心理因素造成的,还是得解开她的心结,不然身体很容易垮的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坐在床边,怔怔看着女孩,昨晚上她迷迷糊糊说了一晚上梦话,时不时抽泣,他根本不敢睡,不停给她擦脸拍背,更多时候是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的心事,也知道她的决定,但他不会让她走,就算他死,也不会放手。

    他的宝贝十六岁就遇见他,被他千娇百宠地养着,他是做了错事他可以改,他再不会犯了,但他不能失去她。

    小茶醒来不和他说话,也不吃东西,脸色愈发苍白,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,周瑾轩好几次想触碰她,最后还是颓然收回手,第三天晚上他终于坚持不住了,眼角潮湿,哽咽道,“宝贝儿,你到底要怎样?”

    “放我走。”

    她真得不想在和他在一起,想起那些事心就疼得厉害,周瑾轩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,平时都喜欢把她牢牢抓在手心,他不可能答应分手,她只有赌一把,赌他对她的不忍心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生气,我最近不闹你,也不逼你,我就想看着你照顾你。”男人抚着她明显瘦了一圈的脸,第一次感到这么无助。

    小茶嘴角浮起个凄楚的苦笑,“周瑾轩,毛巾用久了可以当抹布,抹布脏了还能当毛巾吗?你真得很脏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么放我走,要么看着我死。”

    -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