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可言说 - 74.我的嘴可紧了,下面更紧(H)3500字 我的男友有性瘾(H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酒过三巡,几个女大学生已经有一个醉得人事不清,身子依在秃顶的副处长怀里,男人当然不客气,大手透过女孩裙摆,在浑圆的屁股上不断抚触。

    摸了一会儿不过瘾,心里的欲火越燃越烈,只想早点去开房好好享受这年轻的身体,笑着对桌上众人说:“小吴这酒量不行啊,才喝两杯就醉了,王局,周总,失陪失陪,我先送小姑娘回去,免得她家人担心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心里暗笑,你送她家里人才会担心吧,不过这种场合他早看透了,男人嘛,骨子里都喜欢操弄年轻的身体,再说了,他才不信这些来陪酒的女大学生真就那么单纯,还不就想着攀高枝,你情我愿各取所需罢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走吧,”

    被称为王局的男人摆摆手,一脸见怪不怪的样子,打趣道:“老刘啊,知道你这副处长为啥老提不上去一半就跑,升官还早,你呀,缺点就是对下面的人太尽心尽力……”

    刘副处长对上司的调笑毫不在意,把怀里香甜的身体搂得更紧,一脸淫笑:“王局,这哪是缺点,明明是我的‘长处’,这不正准备让小吴感受感受。”

    男人话里有话,一语双关逗得众人哈哈大笑,几个女生也陪笑着,桌上气氛明显比刚才更热烈,饭后,周瑾轩送几个男人去了隔壁的会所唱歌,开始下半场。

    今天来的都是A市建设局的实权人物,土地审批新楼盘开发批复必须得他们点头,怎么也要把这些大爷伺候好。

    CBD的蛋糕就那么大,群狼环伺大家都想分一杯羹,今天他们愿意出来就是态度,妈的,终于可以长长舒口气了。

    酒不知不觉喝多了点,头晕沉沉的,走起路来脚步发虚,周瑾轩给助理吩咐几句,去了隔壁房间躺在沙发上休息。

    一只纤细的手轻轻拧开房门,借着房里昏暗的灯光秦晴静静打量着面前英俊的男人。

    今天的酒宴上很明显他没有认出自己,他真忘了她吗?

    三年前那晚上他明明很喜欢自己身体的。

    刚进房间,就急不可耐褪掉了她的内裤,扶着肉棒,抱着白嫩的屁股,扑通一声插了进去。

    每一下都重重戳着花心的软肉,两个手技巧地揉捏着乳房,全身又酥又麻,下面的水哗哗流个不停,快高潮的时候她控制不住呻吟: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舒服……我要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被柔媚的叫声刺激得舒爽无比,埋在她体内的阴茎更粗更硬了,吸着她的奶子低笑道:“骚货,我操得爽不爽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她不愿意他这么叫自己,搂着男人的脖子,半眯着眼轻声问道:

    “那你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舒服!”男人放开她的乳,身下攻势不断,大鸡巴啪啪啪每一下都重重顶着花心,咬着她的唇粗喘着,“你是我操过最骚的逼,又紧又会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不想一直操人家?”她抬起屁股,让他插得更进。

    男人抽出阴茎,把她摆成了跪趴的姿势,笑道,“那就看你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有本事,平时就很注意练习护理,他又大两人契合无比。

    那晚上,他压着她干了好几次,从床上下来,又让她两手扶着窗户,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啪啪打她圆润的屁股:“骚货,屁股再翘高点,我的鸡巴大不大你再叫大声点对面的人都知道我在操你的骚逼,你是不是要他们也来操你”

    被男人的话刺激得两腿发软,秦晴转身求他,男人却不放过她,揉着她的奶子在手里变换着不同的形状,阴茎对着花心凸起的软肉啪啪啪啪抽插不停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自己就颤栗着喷出水,浇在龟头上,阴道不断抽搐,绞得他的肉棒不放,男人控制不住闷哼着把精液全射在了小逼里。

    射精那一刻他应该很舒服吧?

    男人伏在她背上重重喘息,半天才拔出来,洗浴后回到床上,清晨自己还在睡觉,他又掰开她的腿重重操弄起来,他性欲好强,操得高潮迭起……

    她爱上了这个男人,器大活好又帅又有钱,她以为他喜欢她的身体还会来找她,可他再也没去过那家酒吧……

    大一寒假通过姐妹介绍她认识了一个富二代孙凯,出手很大方,给她在市中心买了套房子。

    以前那些买不起的衣服包包现在终于可以眼都不眨一下刷卡买下,不用再向寝室的女生借衣服穿。

    孙凯和A大副院长还有些关系,即使她很少去上课,每学期的学业成绩也是优秀,半年前,听说院里有个去日内瓦实习的机会,她缠着男人说自己也想去,他却皱着眉头不同意。

    她知道,孙凯已经厌倦了她,这一年来找她的次数越来越少,衬衣上不时带着女人的香气和红印,她要开始为自己打算。

    准备主动找校领导申请,却在院长办公室门前遇见了三年前和自己有一夜情缘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来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她欣喜地走到他面前,嘴唇嚅动不知道说什么,男人看都没有看她一眼,径直离去。

    是自己变化太大了吗?他认不出自己

    那一晚他们那么亲密,他怎么能不记得她?

    她远远跟在男人身后走到女生宿舍楼前,却看见他低笑着牵着自己室友的手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顾小茶?

    他怎么会和顾小茶在一起?

    她找以前室友打听,陈一一说不清楚,还是王梓淇偷偷告诉她,小茶和周学长谈了好几年恋爱了,不让对外说,让她一定保密。

    她回去就痛哭了一场,那个顾小茶明明和自己一样来自县城小镇,在这儿没关系没人脉,平时各种奖学金压着她不说,还不声不响钓到了这么优秀的男人!

    她凭什么!

    孙凯果然找她提分手,她假装哭着说自己什么都没有了,能不能在A市给她找个好工作?

    孙凯把她介绍到了建设局,没有想到今天的酒桌上,她又遇到了他。

    心里压抑的不甘与嫉妒喷涌而出,顾小茶夺走了她出国的机会,那她就要睡她的男人,天底下哪有不偷腥的猫?

    自己哪一点比不上她

    何况,他们本来就睡过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周瑾轩好像做梦一般,迷迷糊糊觉得一双小手给他轻轻擦着脸,帮他解开衬衣的纽扣,手指若有似无从赤裸的胸膛划过,舒服得他叹了口气,小傻子越来越会伺候人了。

    那只手缓缓往下移,解着他的腰带,把半软巨物从内裤中掏出来,他还有点残存的意识,这绝不是顾小茶,她从来不会这么主动,一下握住那只手,睁开眼认出是那个小秦,冷冷喝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跪在他身前的女孩子娇媚一笑,“周总,刚把红酒沾到你衣服上,我赔你啊。”

    不等男人说话,秦晴站起身拉开自己的小礼服,衣服滑落到地上,女人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白色丁字裤,乳房虽然不太大,胸型却特别漂亮,腰肢纤细,双腿笔直,散发着迷人的诱惑。

    秦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委屈地望着他,眼角的泪要掉不掉。

    “你不记得我吗?我是小晴啊!那时候我在非她酒吧打工,你帮了我,这几年我一直都在想你,却怎么也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小晴?”

    男人眯着眼想起了那旖旎的一夜,这个女人他还有点印象,穴紧奶挺,是除了小茶外他操着最爽最过瘾的。

    秦晴牵着他的手轻轻拉开自己丁字裤的绳子,白皙光滑的胴体瞬间彻底裸露在男人眼前,周瑾轩呼吸急促起来,阴茎涨得老高,直直挺立着。

    女人心里不免有点得意,下面湿得厉害,几年前这东西也埋在自己体内,干得她汁水四溢,她朝男人微微一笑,低头把肉棒含在嘴里,娴熟地吮吸套弄起来。

    小嘴又湿又热,紧紧包裹着粗壮的棒身,舌尖勾着龟头棱缝舔吸,快感阵阵袭来,爽得周瑾轩头皮发麻,大脑已经不能思考,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那一点,挺着胯往她嘴里冲撞。

    他性欲本来就旺盛无比,一天不操女人都心痒难耐,从和顾小茶交往后才收敛了自己。

    最近公司事太多,距离上次出国已经过了一个多月,天天晚上他想得不行,只能用手缓解,却怎么也出不来反而憋得更难受。

    女人牵着他的手,放在自己修建整齐的阴毛上抚摸,那儿早被源源不断的逼水淋透,湿乎乎一片,男人的手指探进去,熟练抠摸着。

    “骚货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两眼通红,一把将秦晴拽到沙发上,翻身压上她,两手重重揉捏着女人的奶子,浑身热得像要爆炸一般,大鸡巴素了好久,早馋得不行,兴奋吐着粘液叫嚣着,妈的,美女主动脱光屁股躺他面前,不操她自己还是男人吗?

    秦晴捧着娇嫩的奶子想往男人嘴里送,撒娇道,“周学长,你轻点,先吸吸它嘛!”

    一声周学长让男人瞬间回魂,周瑾轩松开手跌跌撞撞站起身来,他在做什么?

    要是被小傻子知道他和其他女人?还不闹翻天?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他重重喘着气。

    女人抱着他精赤的腰身,红润的舌舔着他的脐下的毛发,声音又柔又魅,“周学长,你怎么了”

    ”我叫你出去。” 男人推开他,心里烦躁不已,去摸烟和打火机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你明明也很想要的,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”

    秦晴看着男人懊恼的样子,想起他对着顾小茶时的言笑晏晏,心里有些了解,“你是怕小茶知道吗?你不说我不说,她怎么会知道?再说我们又不是没有做过,你那天晚上可是干了我好几次呢,还都射了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周学长,你别担心,我早知道你是她男朋友,大学四年我可是从来没有告诉她我和你睡过的事,我的嘴可紧了,下面更紧,你不想再试试吗?”

    男人眯着眼朝她脸上打量,妈的,自己真太大意了,实习生肯定和小傻子一样都是大四啊,刚刚饭桌上她也说了是外语学院学生,怎么就没有想到两人会是同学关系呢

    周瑾轩重重吸了口气,压下紧张不安的情绪,拉起她手腕狠狠一拽,秦晴“啊”的一声摔在地上,看他面色黑得可怕,心里吓得不行,慌忙穿衣服朝外跑去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就听见男人叫住她,心里一喜,却看见他狠厉地盯着自己,一字一句说道:“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说出去,我要你的命。

    -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