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倦 - 5 校霸和三好学生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温幻在学校里做完作业,打扫完教室卫生才从学校里出来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时间,十点整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盘算着时间,背着书包慢吞吞地往家走。

    很巧,正遇上黄翔和一群男男女女在街边压马路,吵吵嚷嚷的引起行人注目。

    黄翔倒是热情地跑过来和温幻打招呼,“这么晚了,你咋还没回去呢?”

    温幻的目光往黄翔身后的那群人看去。

    黄翔贱兮兮地笑,“找之哥呢?他没在呢。”一边说一边叹气,“之哥今晚在家开party,黄成安他们七点多就过去了,我也想去来着,我的车坏了,刚修好,这都快十一点了,估计一点就散了,还去啥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温幻脸上淡淡地表情,忍不住打趣道:“想之哥了吧?不用装的这么淡定~就这隔着两条街的学校,十叁中,那学校的校花追之哥的时候天天往之哥家跑,无所不用其极呢,可惜之哥有洁癖,就是没看上她。虽然之哥对你凶巴巴的,但是和你最亲密。你要是想他了,就去找他,我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温幻似乎有些心动,但是为难地眨了眨眼,“可是我没有他家的门禁卡,保安不让进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之哥家开party,已经和安保区通气了,只要报了暗号就能进。”

    “暗号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傻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这个”黄翔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骚头,“之哥的恶趣味,反正他就喜欢捉弄我们。偏偏我们还挺喜欢去的,之哥家的酒那都是我爹想买都买不到的,在之哥家随便喝。那么贵的酒,就是我自己在多骂自己几句傻逼也……诶,温幻你这就走了!”

    温幻转头和他道谢,并挥手道别。

    黄翔还在后面喊,“苟富贵勿相忘啊…”

    温幻淡定地对保安说出暗号,顺利的进入小区,来到傅乌之家。

    他家的门大敞着,老远就能听见里面的摇滚音乐。

    温幻走了进去,大厅里一片狼藉,五光十色的灯光闪烁着,但明显party已经结束,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,剩下几个喝得不省人事的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,震耳朵的音乐依旧响着也没人关。

    温幻扫了一圈没有看见傅乌之。

    其实走到这一步,没见到人就该撤退了。这么晚,但凡是一个好女孩就该回去了。

    温幻自嘲地笑了笑,她早就没资格当好女孩。

    她始终明确自己的目标,只要勇往直前的走就够了,左顾右盼犹豫不决才是大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黑色的庞然大物出现在温幻眼前。

    艾瑞斯,那只狼犬狗,通体黝黑,哪怕它不凶不叫,只是往那一站,就给人极重的压迫感,但与他魁梧英姿相悖的是,身上穿着粉嘟嘟的针织毛衣,脖颈上挂着两个讨喜的金铃铛,这反差萌着实让人觉得震撼。

    它这次没有呲牙咧嘴,反而友善地冲着温幻摇尾巴,温幻压下心中的不适感,试探地伸手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大脑袋。

    艾瑞斯立马咬住温幻的裤腿拽着她要走,温幻顺着它,跟着它走。

    有电梯不坐,艾瑞斯拉着温幻爬楼梯,温幻爬慢了,艾瑞斯就会松开嘴大声狂吠,像是催促一般。

    温幻觉得一只狗突然异常起来,或许是主人发生了什么事,她打起精神,努力爬楼梯,一口气爬到五楼,艾瑞斯往左拐,推开一间房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温幻跟着艾瑞斯进去,这是一间极大的卧室,灯光昏暗,她还没来得急观看卧室,又被艾瑞斯拖里进里面的浴室,然后就听见艾瑞斯一阵急迫的吠声。

    温幻的视线顺着艾瑞斯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水晶浴缸里盈满了水,不!准确的说是酒,酒里躺着一个少年。

    冷白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,让他看起来不带一丝人气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躺在里面,头靠在浴缸外沿,嘴角带着恬静安逸的笑容。

    身体不知往下滑了多少,酒水已经没到嘴角了,只剩下一点鼻孔。

    温幻的瞳孔微微睁圆,连忙把他上半身扶坐起来,指尖抖动着凑到他的鼻下。

    温热的气流轻轻洒在温幻的指间,温幻呼出一口气,手脚并用地想把傅乌之从浴缸里拽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重心不稳,手上又湿滑,傅乌之一下子身子后仰,咣当一声,又躺进了浴缸之中。

    温幻,赶紧用手把傅乌之的头捧出水面。傅乌之肤色很白,乌黑的发在水中飘逸,昳丽的面容,艳红的唇角,精致的像橱窗里的玻璃娃娃,那么的漂亮又带着奇异的脆弱感。

    纵使温幻的自制力很好,也觉得傅乌之长得很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她想起,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也是躺着,满天的雪花,他躺在积雪上。

    仿佛轻轻一吹,他就要和雪一样融化。

    温幻甩了甩头,甩掉胡思乱想,继续手脚并用地抬傅乌之,艾克斯着急地在浴缸边转来转去,直到瞅准机会咬住傅乌之的衣角,一人一狗合力将傅乌之拽到地板上。

    温幻把傅乌之拖出浴室,扯下他身上被艾瑞斯咬烂的浴袍,拿着毛巾为他擦拭身体。

    傅乌之身材极好,肩宽窄腰,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,性感的腰窝,修长结实的长腿,就连鸡巴都长得好看,傅乌之的鸡吧是勃起状态,但不是那种勃起,应该是喝酒憋尿的反应。

    鸡吧是粉白色的,粉嘟嘟的莹润着水光,下面两颗蛋的形状和颜色也漂亮的像艺术品。

    就是这根极品鸡吧又粗又长,无论是尺寸还是颜色都不像亚洲人的。

    温幻想起傅乌之碧绿色的瞳孔,过于立体的五官,她觉得傅乌之身上应该有外国血统。

    温幻轻轻地给他擦拭着,结果这鸡吧越涨越大,像竹柏一样,站得笔直,怎么都趴不下去。

    傅乌之在梦里找卫生间,结果走进了迷宫一样的宫殿。

    他左拐右拐,甚至抢了一个收破烂老头的小叁轮车,他都把小叁轮瞪坏了,就是找不到卫生间。

    他气得狠踹叁轮车,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睛,嘴里嘟囔着,“我要去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身子却沉如磐石,半点也起不来,脑子里嗡嗡地响,不记得今夕何夕,只记得,“卫生间…”

    温幻看着那根巨大,玲口已经开始冒水了,上面的青筋盘虬,恐怕是已经憋到极限了。

    她搬不动傅乌之,去洗手间里找到个刷牙杯子。

    她拿着凑到傅乌之的鸡鸡旁边,在他耳边轻声地哄着他,“乖,先尿到杯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傅乌之迷茫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细缝,他看着温幻,却看不真切她的脸,鸦羽般的长睫不安地煽动着。

    温幻只好将傅乌之的上半身扶起来,让他靠着自己的身体,可是他却一点力气也不使,靠着温幻身体往下滑,头从靠着温幻的肩膀,一直滑倒温幻的胸口处才堪堪停下。

    温幻身上的衣物还湿着,她早已脱去身上的校服外套,上身只剩下单薄的白衬衫,浸湿的衬衫全部贴在她胸前的乳肉上,山丘般的肉沟,被色情地勾勒出来,随着傅乌之的滑动,她衬衫里的胸罩也往下扯了扯,两只乳尖暴露出来,瞬间贴在黏腻湿露的透明衬衫上,并迅速地坚硬如小石子般挺立着,甚至还不知羞耻地往前顶着透明衬衫,直到透明衬衫被顶出两个红透的了小凸起才停止涨大。

    温幻顾不了那么多,只是哄着傅乌之,让他看着自己手里的杯子,柔声哄他,“就尿在这里面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!”傅乌之看着自己的鸡吧被一只柔软的手扶着,鸡吧头正对准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水晶杯子,他下意识地觉得羞耻,鸡吧不安地在温幻手里跳了跳,随后傅乌之的眼睛都因此睁大了一些,看得更清楚后,他连忙用手捂住眼睛,“我才不要!”

    话里没有平常的冷漠傲慢,带着点小鼻音,清冷的声线也软了下来,像含着委屈似的,还吸着鼻子。

    温幻安抚般拍了拍他的头,“那你能起来吗?我扶着你去卫生间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一边说一边坚定地摇一下头表示自己的宁死不屈。

    头一下又一下的蹭在温幻敏感的乳尖上,温幻呼吸急促了几分,连忙用手按住傅乌之的头,轻喘着,“你别闹了,乖乖尿尿,然后睡觉。”

    刚才还摸他的鸡吧,下一刻那手就摸上他的脸,还蹭了他的唇角,混沌的脑子里都炸开了水花,“你滚,我要憋死我自己,我就不尿。”

    温幻突然觉得自己怀里抱着的不是傅乌之,而是祖宗,这小祖宗比平时更加难伺候了。

    虽然意外的可爱。

    憋死自己可还行?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