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熊氏 - 第二百四十六章 张了张嘴 京都诡怪秘谭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苍空很难受!

    要不是嘴巴咬在尸怪的脑袋上,它真的很想臭骂尸怪一顿:你特么顶到我的胃了!

    尸怪更难受!

    它的脑袋被苍空吞到肚子里去了,不管它怎么挣扎,怎么撕扯,始终没办法将头顶上的这只看门狗扯下来!

    最让它觉得恐惧的是,苍空并没有施展任何后手——既没有从肚子里飞出法器来镇压它,也没有飞出高手来偷袭它……

    如果发生了什么,即便是受了重伤,尸怪心里反而能迅速镇定下来!

    但偏偏什么都没有发生……

    没发生的事才是最恐怖的事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被逼无奈之下,尸怪居然爆掉了自己的脑袋,将咬住它脑袋的苍空也直接炸上了天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目瞪狗呆之际,尸怪空荡荡的脖子上居然又有一颗豆芽样的东西慢慢生长起来,血糊糊的,看上去十分恶心。

    但是在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内,它的脑袋居然又长出来了,跟原先的一模一样……

    不!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比以前的那颗脑袋的气息更加强悍,仿佛一颗腐朽的老树焕发出了新的生机……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柳寒烟忍不住脱口而出!

    夜摩也忍不住啧啧有声,它也觉得这确实有点违背常理,令人觉得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如果这尸怪真的是素盏鸣尊那种上古神尊的话,那么它断肢重生也不足为怪!但问题是这尸怪根本就不是素盏鸣尊啊,只是一具看上去有些年份的尸体而已,论实力,也不过就只有六阶巅峰的实力,撑死了半步证道的境界!

    而且它还不是断肢重生,它是直接断头重生了!!

    六阶巅峰这样的境界,脑袋一旦爆掉,是根本不可能活下来的!

    这尸怪到底是怎么办到的?

    吧唧!

    被炸上天的苍空这时候才重重地摔在地面上,它只觉得五脏六腑全都被炸成一锅粥了!要不是血眼鬼帝事先在它的肚子里做好了布置,估计这会儿它已经变成一只死妖怪了!

    “你这烂死尸有点本事么,神魂居然不是藏在眉心紫府之中!!”

    苍空啐了一口道:“不过,就算你藏的再严实也没用,总有被本座试出你藏在上面地方的时候!”

    说着,它又张开大嘴,向尸怪咬过去。

    尸怪本来还想要一拳将苍空轰杀的,但是听了苍空的话之后,心却本能地一缩——不行啊,万一拳头再被这狗货给吞了呢?

    难道又要我自爆胳膊?

    尸怪心中的恨意渐渐消退,理智渐渐占据了上风!

    委实没有必要跟这只看门狗硬拼!有句俗话说的好,打狗不死反被咬!

    刚才跟苍空硬拼过一次之后,尸怪已经弄明白了——这狗货的境界虽然不高,但是生命力却极强,而且底蕴丰厚,似乎体内还有大量的生命精华储存着没有消耗掉!

    真要继续拼下去,堂堂万年老尸未必能耗的过这条看门狗!

    于是,它避开了苍空的大嘴,一脚揣在苍空的肚子上,再次将它踢飞。

    苍空不禁恼羞成怒,嗷嗷嗷地狂吠起来,撒腿又冲了过去,这一次,它张开大嘴咬向了刚才踹它的那条腿!

    尸怪见状,不禁心中泛起嘀咕,萌生了退意!

    在它看来,苍空的行为实在太反常了——明明修为不高,实力不强,却偏偏作死一样冲上来拼命,被打退几次,非但不气馁,反而屡败屡战,越战越勇……

    要不这狗货就是个脑残,要不这狗货必定有什么阴人的诡计!!

    尸怪虽然不是上古神明,但毕竟是从上古神明炼化的分身尸体上诞生的神智,拥有一部分上古神明的记忆,因而总是会不自觉的代入到那一部分记忆和经验中去。

    经验告诉它,不能再跟着条狗货纠缠下去了!

    所以,尸怪深吸一口气,也不想着死开苍空这条看门狗的臭嘴了,也不想着给伴生的海藻怪报仇雪恨了,也不想着要去吞噬洞幽子、夜摩他们几个精血来提升实力了……

    它扭头就跑,几个起落之后,“噗通”一声,跳进了储水池里,溅起了一个巨大的水花,然后消失不见了!

    苍空愣了一下,有点没反应过来——妈了个鸡的!那条烂死尸居然跑了?血眼鬼帝还没出手呢?

    夜摩、柳寒烟和洞幽子也傻眼了!

    居然就这样跑了?

    那可是刚刚轻轻松松就虐了他们四个六阶高手、还弄死了一个范朱的恐怖尸怪啊?居然被一只枯萎级的狼妖给吓跑了?

    劫后余生的三人不但没感到庆幸,反而有一种神经错乱的感觉:到底是我们几个实力真的不行,还是钩玄馆馆主太强大,连一只看门狗都有着近乎无敌的气场?

    “多谢苍空大妖出手相救!我们师兄弟三人感激不尽!”洞幽子拱手一礼道,“日后但有驱使,我等必定竭尽全力,报答今日恩德!”

    苍空却没有搭理他,只是瞄了他们一眼,忽然问道:“你们要不要追?”

    洞幽子他们互相对视一眼,果断地摇了摇头,追个毛啊!追上去万一打不过,岂不是等于送菜上门请人吃吗?

    苍空不禁皱了皱眉头:“那条烂死尸差点就把你们三个给弄死了,而且还杀了你们一个同伴,你们就这样放过它了?”

    洞幽子苦笑道:“我们与这尸怪之间并不是简单的私仇!它想杀我们,我们也想杀了它……至于范朱师弟,在宗门和尸怪之间反复横跳,等于是背叛了我们,背叛了中土玄门,成为玄门的公敌,他死在尸怪的手中,反倒是最好的下场,否则的话,中土玄门的高手必定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,将他削肉剔骨、挫骨扬灰!”

    “搞不懂你们这些人!想的太多太复杂了!”苍空摇了摇头,然后奋力一跃,跳进了储水池,想要看看能不能追上那只尸怪。

    夜摩他们三个面面相觑,都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柳寒烟叹息道:“洞幽子师兄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?是继续追查素盏鸣尊分身的下落,争取将他封印起来,将功赎罪?还是马上将京都发生的这一系列诡异的事情上报宗门,承认我们犯下的过失?”

    洞幽子张了张嘴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