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朵儿 - 第10章 云倾北冥夜煊免费全本小说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第10章

    跟唐堇色约定好了具体事宜之后,云倾独自走出了英皇。

    英皇的员工们,陡然间看到一个长发飘飘容貌扎眼的年轻女孩,从自家老总的专用电梯里走出来,都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这谁啊?新来的员工吗?哪个部门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她从唐总的电梯里走出来,跟唐总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云倾将那些窃窃私语的疑惑声抛之脑后,走到路边的饮品店里买了一杯青柠水,捧着坐在路边的躺椅上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着云城湛蓝色的天空,想念自己的家国。

    那里的天空也是这样的湛蓝色。

    但给人的感觉远没有这样平和宁静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连空气都泛着清冷气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里有她的亲人,她的朋友,她为之不惜付出生命守护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生病不能见风的时候,经常就像这样坐在玻璃花房里,抬头仰望那片湛蓝色的天空,偶尔还能看到威武矫健的雄鹰清鸣着展翅飞过。

    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    总有一天她的双脚还会踏上故土,带着那些枉死的英魂们回家,亲手将他们送入英魂碑。

    云倾喝了一口冰镇的青柠水,压下心底翻腾的思念,对着天空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。

    包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云倾打开看了眼,屏幕上闪烁着“老公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称呼,她很是意外,还有些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云倾之前的手机丢了,为了防止云家和陆家人骚扰她,她也没有刻意去找。

    这枚手机,还是今天早晨出门的时候,北冥夜煊放在她手心里的。

    老公......

    真是......新鲜的称呼。

    云倾盯着那个主权意味分外明显的称呼看了几秒钟,透白的手指才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英皇。

    唐堇色在落地窗前,凝视着云倾逐渐走远的背影,眼角微微上挑。

    他转身,取过桌子上的遥控器按了一下。

    墙壁上的幕布升起来,巨大的屏幕上,出现一身黑衣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坐在沙发上,一双深沉的黑眸,俊美至极的脸,一丝表情也没有。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搁在膝盖上,宛如玉石雕琢而成,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尊贵的味道。

    唐堇色修长的手指拧着水杯,饶有兴致的说,“你这小宝贝......挺不简单得。”

    英皇这么大的跨国公司,足够一个人几辈子衣食无忧,她说不要就不要,这样的魄力与心性,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。

    北冥夜煊眼睛里似乎凝了黑暗,冷冷地横了他一眼,“她要敢在英皇掉根头发,我拆了你。”

    唐堇色顿觉腮帮子痛。

    并且敏锐地察觉到北冥夜煊的情绪似乎不太好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媳妇没收他的聘礼?

    人都跟他领证了,聘礼还有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唐堇色内心吐糟,但是在绝对的强权高压注视之下,似毫不犹豫的怂了,笑着说,“哪儿能?她可是你心爱的夫人,云城之内,谁敢给她一丝委屈受?”

    回应他的,是对面传来的关门声。

    城堡花园里,两排气势凛冽的黑衣人肃然而立。

    一身矜贵强势的黑衣男人走出来,步入车内,离开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云倾挂上耳机,优雅整理了一下裙角,声音轻柔,带了笑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北冥夜煊低沉的声线透过电话传过来,隐约有丝沉意,“在哪儿了?”

    云倾愣了下,紧接着,心底微微一暖。

    唐堇色是他的人,想来他是担心她会被公司的人为难,特意掐着时间打电话过来问。

    她从英皇离开,却没有开车。

    他担心她。

    毕竟云城这个城市,对云倾可一点儿都不友好。

    云倾捧着青柠水站起来,踩着高跟鞋往英皇的方向走去,唇角挽笑,“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北冥夜煊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,隔着电话,气息泄露出一丝强硬,“有事情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云倾取下耳机,刚准备往英皇走,一辆豪车忽然堵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车上坐着一双光鲜亮丽的男女,男子英俊,女子娇柔,看着就像一对恩爱缠绵的神仙眷侣。

    云倾将手上的纸杯捏成一团,随手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。

    云千柔担忧的看着云倾,关心地问,“妹妹你没事吧?这几天你住在哪里?妈妈很担心你,给你打了好多电话你都没接,承哥哥,我们带妹妹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用手扯了扯陆承,漾着水雾的眼睛看着他,满是哀求。

    陆承看着云倾,微微眯了眯眼睛,目光很深,看不出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这几天,私底下一直在派人找云倾。

    即便他不关心云倾如何,但对她手中云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要说不心动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但一直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陆承冷漠的扫了云倾一眼,即便想听陆夫人的话,暂时对她有点好脸色,但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,还是让他下意识出口就讽刺,“她未必稀罕我们的帮助,何必多此一举?”

    云千柔咬着嘴唇,“可是妹妹一个人流落在外,她从小娇生惯养什么都不会,肯定找不到工作——”

    她话刚说到这里,忽然被一道带笑的声音打断,“谁说云二小姐找不到工作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直没什么动静的云倾抬起了头,湛黑色的眼睛,看向忽然出现的男人。

    唐堇色红色的薄唇勾着妖娆的弧度,似乎有点头痛,“云二小姐,英皇一大堆人都在恭候你的大驾,你怎么跑这来躲清净了?”

    云倾缓缓笑了笑,“我有伤在身,暂时还不能上任,唐总,请多包含。”

    云千柔表情僵在脸上,眼神变得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云城没有人不认识唐堇色。

    尤其他还是云家和陆家在商场上的头号敌人!

    她柔柔的开口,语气带了几分冰冷,笑着说,“唐总,您是不是弄错了什么?我妹妹姓云,是云家的二小姐,她年龄小,什么都不懂,您邀她进英皇根本得不到任何好处,如果仅仅只是为了看云家的笑话,完全没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表面上看着端庄得体,处处维护云倾,仔细一想,就用心险恶了。

    她在告诉唐堇色,云倾姓云,是英皇的死对头。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